探访中国武警“反恐先锋中队”:枕戈待旦 闻战则起

  中新社新疆喀什6月21日电 题:探访中国武警“反恐先锋中队”:枕戈待旦 闻战则起

  刘志军搜索到玉米地中心时,一名躲藏的暴恐分子用长矛刺向他的面部,将他的数颗牙齿刺掉。仰面倒地的瞬间,时任特勤中队班长的刘志军扣动扳机,将两名暴恐分子击毙。

  地处反恐战线最前沿,常态遂行备战维稳任务。对于中国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的官兵们来说,每次荷枪实弹处置暴恐事件,都是一次生死考验。

  自1993年成立以来,特勤中队参与处置各类重大暴恐事件20余起,击毙抓获一批,排除爆炸物200余枚。这支英雄部队,2016年被授予“反恐先锋中队”荣誉称号。

  中队长刘琳已在特勤中队度过了十三个春秋,当年与刘志军一同参加反恐防暴战斗时,刘琳正在玉米地外的棉花田中搜索排查。枪声响起,余下的暴恐分子向玉米地外逃窜,两名暴恐分子手持砍刀向他冲来。

  “那个时候,暴恐分子也就离我两三米了,我就喊:站住!再往前走我就开枪了!但穷凶极恶的暴恐分子根本就不听,我举枪将其击毙。”战斗结束后,刘琳和刘志军分别荣立一等功。

  组建24年,中队先后荣立集体一、二、三等功各一次,所属二班荣立集体一等功一次,7人荣立一等功、11人荣立二等功、140人荣立三等功,两人被表彰为“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然而,比起中队荣誉室里满墙的奖状与锦旗,更让人过目难忘的是土制炸弹的大小、匕首发出的寒光、砍刀上凝固的血迹……这些战斗后留下的实物时刻提醒着人们,“血战到底”在这里绝非只是一句口号。

  有一年初冬,一伙暴恐分子杀害数名民众并抢夺后,逃匿天山深处。接到命令后,特勤中队星夜驰援,赶赴千里之外的事发地,对上千平方公里的区域进行搜索。

  刘琳带领队员担负最危险的机动打击和武力突击任务。穿梭在海拔近4000米的山区,每天搜索不少于18个小时,官兵们翻雪山、踏冰河,渴了吃雪、饿了啃馕,累计徒步行军1200公里。经过50多天的战斗,圆满完成这场跨区增援任务。

  战场上的克敌制胜离不开训练场上的千锤百炼。中队每季度组织“魔鬼周”极限训练,根据新疆的地形与任务需要,选择不同的科目和训练地域。设置的训练内容都是“超强度、超极限、超难度”,不断强化官兵的生理和心理素质。

  除了训练场上的汗水,对形势任务的总结研究也必不可少。近年来,暴恐分子组织化、武装化程度越来越高,爆炸物内部结构更加多元复杂,给排爆工作带来了极大挑战。

  支队工兵中队班长何德森曾在特勤中队担任搜爆手,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某年冬季的一次排爆任务,在现场和暴恐分子身上发现了大量爆炸物。“袭击方式和所见到的爆炸物规模、重量都跟以往不一样。暴恐分子制爆的手段在不断更新,当时给我们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经过3个小时,十余个爆炸物被成功排除。在检查一辆烧焦的面包车时,何德森与战友在位于副驾驶位置的四个煤气罐下发现了一枚爆炸装置。机械手臂无法抓提,导线烧焦、铜线裸露,复杂的情况让二人倒吸冷气。

  何德森也不记得用了多久完成这次排爆任务,他只记得,接到任务是早上九十点钟,拆下最后一枚爆炸物时已是傍晚。

  支队政治委员段天杰在新疆反恐一线年。他告诉中新社记者,作为身处反恐前沿的机动部队,首先必须做到常备不懈、枕戈待旦,随时做好出动的准备。“用一句话说,就是‘闻战则起’。”(完)